历史上「一夫二妻」另一成功实例

撇开法律,在一般社会话题上,「一夫多妻」似乎是部分在现代城市生活的人无法接受的「禁忌」,不过,如果锁定数量是一夫「二妻」呢?它能否成为和谐的家庭配搭?这样,无论生活开支与养育小孩均有更多人分担;另外,「一妻二夫」又能否同样和谐共处?这些想法,看来没多少人尝试探讨。

其实,20世纪初美国心理学家 — 威廉.马斯顿(William Moulton Marston)也成功打造和谐的三人行家庭。他与妻子伊莉莎白(Elizabeth Holloway)和情妇奥丽芙(Olive Byrne)组成家庭,伊莉沙白是位律师,奥丽芙是马斯顿的研究助理,她们分别为马斯顿诞下两个男孩。三人生活相当愉快,白天律师妻子出外工作,而奥丽芙一边照顾孩子,也协助马斯顿研究,马斯顿任务重大,他是研究测谎机的三大专家之一,无论如何,连孩子长大后也认为这样的家庭生活棒极了!1

这样看来一夫二妻家庭很不错,此外,我们要细心留意,早年坊间「流传」英国某一夫二妻的个案,指称那两位女子均是双性恋者,若属实,不知会否对「一夫二妻」的条件有些启示?回到马斯顿本身,他是个颇特别的男人,一来十分敬重和欣赏女性,二来绝非一心享齐人之福的大男人,成功组织三人家庭确实出于自愿。即使一夫二妻能否普遍依然成疑问,但相比「一妻二夫」,马斯顿粗略地表达一夫二妻更易相处的説法,他认为男人先天有较强的性慾和操控慾,女人却更能培养「爱的反应」,意思就是讚扬女人远比男人互相包容,也更能软化他人,他甚至预言几百年后:「(美国)会开始成为某种亚马逊的母系社会」,女人会指挥所有物种。亦由于马斯顿对女人情有独锺,使他加入DC漫画董事会后,质疑何以没有女英雄,于是神力女超人(Wonder Woman)就此诞生了。2

演化让男人趋向专一,却不完全

「一夫二妻」确是颇为新颖的话题,它掷中了演化史最尴尬的灰色地带,因为从人类学和演化生物的角度,人类社会正是远古「一夫多妻」趋向「一夫一妻」的演化过程。

来自伊利诺大学香槟分校(University of Illinois at Urbana-Champaign)的心理学家 — 克里斯.弗瑞利(Chris Fraley)透过大量数据,以44种哺乳类动物、66种灵长类动物,分析哺乳类动物为何演化出较多爱的荷尔蒙:催产素(Oxytocin),以维繫一夫一妻关係。 最终发现,所有一夫一妻动物的共通点:牠们的下一代非常「脆弱」,发育期十分漫长,需要雄性和雌性成双成对来照顾。

单亲妈妈为主的动物,孩子诞生后相对健壮,发育期短。而人类婴儿拥有比许多哺乳类动物更大的脑袋,要及早诞生,也确实更需要父母无微不致的照顾。

另一个人类趋向一夫一妻制的演化特徵,则是男人的睪丸尺寸较黑猩猩、狒狒小,然而阴茎较长,科学家认为睪丸缩小限制了雄性产生精子数量,难以像其他类人猿动物,雄性一天可跟不同雌性多次性爱,令对方怀孕;而男人长阴茎提供较灵活性爱的方式,增加女性性高潮和忠诚的倾向。3而且,戴蒙(Jared Diamond)在《性趣何来?》(Why Is Sex Fun?)提出,人类男女体型比例反映了雄性求偶的竞争程度,即雄性体型愈大,愈反映演化上竞争更多雌性的表现;到了智人男女的体型比例,刚好就是男性稍大一点点。这些研究印证,人类从远古一夫多妻的祖先,仍在「趋向」一夫一妻,却未完全实现。是故现代基因研究亦显示,拥有强烈忠诚基因的男人,仍属少数。4

人类社会统计只有0.5%「一妻多夫」

上述分析符合了人类学家海伦.费雪(Helen Fisher)整理的统计发现,她在全球58个不同社会的离婚资料中发现,已婚之夫偏向婚后四年左右离婚,新婚感情最烈,有了孩子后仍能维持下去,到了夫妻共同养育孩子成长之后,假如感情一般,这是离婚的高危期。

从人类学的角度来看,海伦引述另一位学者莫达克(George Peter Murdock)对二百五十个社会的研究,认为即使社会容许一夫多妻制,但最终实际情况,仍然是一夫一妻为主流婚姻;而容许一妻多夫更属罕见,只0.5%的人类社会一妻拥有多夫。5

可见,以人类演化根源来看,「一夫一妻」实际上是人类社会的常态,「一夫多妻」相对较少,而「一妻多夫」则属非常罕见,假如将来解放不同的婚姻模式,前两者还是较为可行。至于一夫「二妻」,暂时现代教育对忠贞和一夫一妻有强烈偏向,即使法律制度对此有新改变,大概数十年内也难以成为普遍现象,科学研究目前只能告诉我们,一夫二妻至少比「一妻二夫」来得顺应天性,「相对」较少机会发生冲突。

参考资料:

[1]伊安.莱斯礼(Ian Leslie)着:《不説谎,我们活不下去》(Born Liars: Why We Can’t Live Without Deceit),台北市:漫游者文化出版,2012年,p.122 – p.124。

[2]The Free-Love Experiment That Created Wonder Woman

[3]达里欧.梅斯崔皮耶里(Dario Maestripieri)着:《人类还在玩猿猴把戏? — 演化生物学家揭开人类社交行为的秘密》(Games Primates Play: An Undercover Investigation of the Evolution and Economics of Human Relationships),台北市:橡实文化出版:大雁文化发行,2014年11月,p.191 – p.202。

[4]男人偷吃早有定数?(泛科学)

[5]海伦.费雪(Helen E. Fisher)着:《爱慾:婚姻、外遇与离婚的自然史》(Anatomy of Love: The Natural History of Monogamy, Adultery, and Divorce),时报文化出版,1994年,p.61 - p.66。

您可能感兴趣的文章